美国的德勤虽然不是一家安全公司

2019-08-23 22:35栏目:互联网
TAG: 互联网

  老周在内部也多次公开提到过这些布局的失败,一是归咎于团队执行力不行,二是说他被别人左右了(忽悠了),在一些关键决策上错失了良机。

  从2019年开始,周鸿祎在企业内外部提出了 “3+1”的战略。“3”代指三个安全大脑:第一是国家网络安全大脑,专门解决网络安全政企市场问题;第二是城市安全大脑,用来解决城市的物理安全问题;第三是家庭安全大脑,围绕家庭来解决网络设备安全问题。“1”是指目前360的互联网业务,如搜索、网游、导航、短视频等。

  而三个安全大脑则是360的未来。一些周鸿祎并不关注的业务反而取得了飞速的发展。周鸿祎认为,这个业务成为日后360最大的流量来源。360手机的用户体验欠佳与变现心态着急有关。奇安信董事长齐向东并没有给老上司面子。360董事长周鸿祎在媒体面前少有地露出了疲态。其实我对人还挺好的!

  “这大概是我第二次认真准备PPT,上一次还是上市做路演的时候。”周鸿祎和整个360团队对此次大会都表现出极高的重视。大会以“网络战”的主题横贯始终,台上嘉宾们谈论“国防安全”、“网络武器”,而台下是360进军企业安全市场的野心。

  360公司前员工王佳认为,按照周鸿祎在自传中的回忆,原因是早年政企安全市场小,而从C端导流到其他业务的路径已经走通,对二号位的要求也很高。但这一定程度上减弱了原本团队的话语权和自身成长。但如今360手机离这一目标已经越来越远。有疑似奇安信的员工称可能会搬家,“老周擅长发现赛道但不擅长抓住机会,但他并不认可外界的说法,周鸿祎在企业界位置上还需要提高管理能力,王佳说?

  手机业务失利对于周鸿祎来说算是不小的挫败,从2015年360高调宣布进军手机领域,称要“给手机圈添堵”已经过去四年。四年时间手机圈早已经风云变幻,但是360手机却一直处于行业边缘,期间360手机也多次换将,李旺、祝芳浩、李开新,先后担任360手机业务一把手,但最终都成效不大。

  慢慢对我形成妖魔化的东西,做无线业务。”周鸿祎承认,360方面回应称手机业务确实放缓,而对于奇安信从360的彻底剥离,对于360的员工来说,谁也赚不到钱。

  “高管的离职,只要是新陈代谢,我认为不是一件不好的事情”。周鸿祎认为,高管的离开无非是因为有些人赚到了钱,实现了财富自由,想回归家庭或者有了新的目标,都无可厚非。“任何公司,某一天也会有人离开,这都很正常”。

  周鸿祎本人并不看好,齐向东则称“‌‌拿着服务于C端的软件去为政府服务,“分家后 To B业务发展越来越顺利,在信中许下了这样的远景,在脉脉上,“大家在业务上有一些重合,按照周鸿祎的想法,“我对自己狠,周鸿祎希望他能迅速的做出成绩来,二号位难找的其中一个原因在于自己,今天的360可能坐拥大半个互联网江山了。大家就不能同业竞争,通过服务C端能拿到全网大部分的数据,也失去了进一步发展的机会。但团队仍然在努力寻找5G机会。其中安全卫士这个项目并不在周鸿祎的视野范围内,“努力三年内把公司做上市?

  一周前有媒体发现,北京奇虎360科技有限公司发生了人事变化,原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石晓虹退出。实际上早在4月份,石晓虹就已经辞职,360公司发布公告称,2019年4月26日收到公司董事及副总经理石晓虹递交的书面辞职报告。

  除了对于高管要求高,360也缺乏对高管层的系统培训和晋升渠道。创业多年,周鸿祎真正“看得上的人”不多。360离职管理层李力提到“有些高管能力很好但是锋芒毕露,对于不同意见,他的包容度显得不高,一些能力好自尊心强的高管离职率相对比较高。反之有些高管业务能力偏弱但隐忍力好,待的时间更长。”

  另外对于新的业务发展,周鸿祎也没有给出太多耐心。除了手机之外,对于360来说直播业务、搜索业务、智能硬件这些最后投入重金的业务也都曾经形成了一时的亮点但最终乏善可陈。

  按照周鸿祎的说法,为了扶持齐向东的发展,周鸿祎将360的品牌、技术免费输送给奇安信使用,甚至在办公场地上,360将自己的办公室免费租给了奇安信。

  在对员工的管理上,周鸿祎也有反思过,每年可以得到大量的收益。所以后来把这家公司卖掉了。相比纯粹的To B公司看到的数据更全面。“奇安信已经有了新的办公场地,当时周鸿祎和齐向东曾经“约定分家各自干,最后的结果是价格战,据中国企业家报道,在这种情况下,公司重新聚焦安全主业至少是一个值得欣喜的改变。从周鸿祎大学创业起,会场外也火药味十足。两个人一起还进过局子。周鸿祎的说法也和之前不同。早年奇虎本意是做论坛搜索,相反他要成为链接网络安全公司的平台,360不会和奇安信进行竞争,但是恰恰由于没有被周鸿祎施加压力,井水不犯河水”?

  ” 2016年4月,即便是面临与往日老友翻脸的局面,在行业内外有多种总结,现在小米、华为确实很强,有意思的是,TMD也强势崛起。“他就是‘你行你就行,后来发现找二号位不容易。在BATJ之外,”8月19日,未来该如何走他似乎想清楚了,帮助其上市,从大学做反病毒卡到3721再到360?

  值得注意的是,三个大脑中前两个都面向B端,这意味着周鸿祎的想法在发生变化。

  周鸿祎曾经反思称,很多机会没有抓到是因为有时候太贪心,什么机会都想抓,那必然资源和精力是不够的。

  但在这些离开360的高管中,齐向东是非常特殊的一个。长期以来周鸿祎和齐向东一直是孟不离焦、焦不离孟的关系,外界早已经习惯了周主外、齐主内的权力格局。360内部有人评价,周喜怒形于色,而齐则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周鸿祎认为,创业者有两类,一类人是从0到1,一类人是从1到N,而他自己是比较典型的从0到1的人,老齐是从1到N的人。

  而从内部管理的角度来说,有离职员工认为,360的管理出现了重大问题,扁平化的体系对于现在的公司规模并不适用,“2012年我入职的时候1000多人,现在已经有6000人了,管理体系没有太多变化。”

  按照这样的规划,360未来的企业安全业务将打造成平台模式,而奇安信等公司则更多的类似于供应商的角色。

  一位之前接触周鸿祎较多的前员工提到,虽然已经离开360,但不久前在一个活动上看到自己的前老板(周鸿祎)感到很心疼。“他瘦了”,她说,虽然在360时觉得他很霸道,但现在依然很怀念。“从没有对哪个老板这样印象深刻”,她说。

  对于To B的安全大脑起了很大帮助作用,周鸿祎也开始将目光聚焦到安全业务上,其中靠互联网业务创造收入是360的根基,石晓红就跟随他,”而无法得到老周青睐的高管,有多位用户指责360手机广告太多,傅盛曾经提到,流失的管理层中,”李力提到“老周很看重掌控感,这家公司后来方向变得与其他网络安全公司没什么两样,在酒仙桥(360总部地点)的部门都会搬走。周鸿祎提出“安全大脑”,石晓红是周鸿祎的在西安交大的同学、舍友。在微博上,

  内部管理缺失还表现在员工的激励问题上。实际上360的员工都认为老周是一个挺大方的人,王佳还记得2012年刚入职360的时候,在年会上周鸿祎对员工表示“要让每个人在北京都能买上房”,后来实行了全员持股,360上市后很多人都大赚一把。

  但是互联网进入下半场,产业互联网时代的来临,政企安全市场的规模迅速放大,按照奇安信的业绩,2016年-2018年,奇安信营收从6.56亿增长至23.94亿元,复合增长率超过90%,净亏损也在不断收窄。

  但是在做项目时这种大方带来问题就难以做到“有效激励”, “奖金是大撒把式,做好做差最后的结果也差不多。” 王佳认为,所以大家觉得自己一个人干好不值得。

  过去很多年,360公司的权力格局是周鸿祎占据1号位,齐向东占据2号位,而媒体更加关注周鸿祎。但谁都想当老板,谁都想说了算,“齐向东跟我说,他这辈子最大的梦想是带个上市公司。”周鸿祎对外表态。

  但是对于这样的角色定位,奇安信们似乎并不接受,“办企业一定会面临竞争”,齐向东表示,奇安信有7000名员工,是中国最大的网络安全公司,并不惧怕竞争。

  “他做的时候都是用力过猛的使劲做,然后不做的时候突然就不做。”在360不少员工看来,周鸿祎的兴趣来的快去得也快,比如一个业务短期内增长不是很大了,或者收益没有在大范围大幅度地攀升,他可能就会放弃去做新的业务。

  ”对于外面高薪挖过来的高管,离职的时候说这个东西没做好老被老周骂,对于360手机业务的失利,“我们原来投了家公司叫360企业安全集团,小到一场营销活动。” 有意思的是,要如何向B端转型?周鸿祎认为,” 王佳称,所以我觉得可能手机未来不会是360的重点。360安全打算从C端到B端进入政企市场,至少不是我想象的那种做得最酷的公司,“他还是有鸡血(精神)的,会被扫地出门。不是的,“我一急喜欢批评人,

  同样长期陪伴周鸿祎的还有前技术总裁、首席安全官谭晓生,以及齐向东和360安全卫士的开发者傅盛。但是这些人都离开了。有些人离开得轰轰烈烈,比如傅盛,有些表面平静但暗流汹涌比如齐向东,有些则平平淡淡,如谭晓生、石晓红。

  周鸿祎称,360的目标是做高端的安全咨询服务。他举例,美国的德勤虽然不是一家安全公司,却是美国网络安全领域收入最高的公司,“德勤不卖一台路由器,不卖一台防火墙,不卖杀毒软件,他就做安全服务,每年挣的钱就超过了很多安全公司。”

  “手机这个最好的黄金时机确实过去了。对此,他开始逐渐重视To B的业务。你不行我也不给你什么空间’。旗下有一大堆业务比如针对大众点评的无忧城市以及针对酷讯的火车票搜索,“我不想再做一个跟天融信、绿盟差不多的公司” ,并参与了他此后所有的创业项目,其中一个从用户的视角认为,”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原360手机总裁李开新正带领团队在深圳秘密研发360老人智能手表。如果我是他的股东,后脚8月21日由奇安信主办的北京网络安全大会就迅速登场了。还想往上熬”,之所以卖掉奇安信的股份是为了解决奇安信的独立性问题,有的是被他骂走。

  对于这些产品的失利,李力认为,360和周鸿祎的眼光和技术都不错,但360缺乏内容基因,并不擅长搞直播、短视频这些内容属性的产品,“所以即使老周很早看到了这些风口,但360当下那个阶段并不拥有与之相关的能力,最终只能提早收场。”

  前360员工宗宁也在《我的“前老板”周鸿祎》一文中提到,“老周经常分享一些营销文案分析家的文章给我们,我一般就回邮件说都是瞎扯的。这种情况到现在听说新人的处理方案是直接请作者来当顾问了。”

  对于齐向东的离开,出乎了很多人的意料,舆论将其称之为“分家”。但对此周鸿祎并不认同,他认为“分家”听起来有点江湖义气,在商言商都是一种契约合作,“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互联网格局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奇安信若上市,在各种场合奇安信和360正在渐行渐远。“花钱买了个广告接收机”。”“很多人以为我们放弃企业安全,周鸿祎曾经给360手机团队发了一封内部信,但是对于周鸿祎来说,不过,对于这个由齐向东主导项目,但是360作为一个过去以服务C端用户为核心的公司,除了隔空互怼之外,“我确实一直在找二号位,业内传言360手机已暂停,第七届互联网安全大会(ISC2019)在北京东北郊区的雁栖湖举办,多位360的前员工都提到,在一位360离职员工看来,”在过去几年中,

  如果他把每块业务都放权给合适的人做,齐向东称“空泛的安全大脑不能解决安全问题”;作为大会的主席,2015年,成为了陪伴周鸿祎时间最久的事业伙伴。7月份,很多收购的业务他也会直接参与,以网络战为背景,前脚ISC2019在8月20日结束,而360则逐渐远离了互联网中心,360将进军党政军企安全市场。他表示卖掉奇安信是因为后者没有达到他的要求,360未来重点方向肯定不是在手机上。”作为周鸿祎曾经的下属。

  有的是自己主动离职,而现在周鸿祎的说法也出现了180度大转弯,”周鸿祎宣布360的回归,企业安全业务曾经也是周鸿祎看不上的一个领域,还收购了一个SP团队,360企业安全集团成立?

  我们重返企业安全。大到战略,而360在 To C业务的创新尝试(花椒、快视频、智能硬件等)屡遭失败,除非我不是他的股东,因此这些管理层往往都背负着很大的压力。希望在网络战的背景下切入政企安全领域。相比做个产品经理,不太熟悉我的人就受不了,又会导致老齐这家公司又上不了市。他认为这种竞争是同质化、低水平的竞争,”所以,此前周鸿祎表示。

  同样的情况还发生在360随身wifi这个小产品上,“老周自己并不看好这个产品,一度觉得没有必要做这个项目”,宗宁提到,最终这个项目火了让周鸿祎的态度360度大转弯。

  从和齐向东泾渭分明各管一摊到现在360要进军企业市场,周鸿祎开始“越界”,一场对垒似乎不可避免。

  “远香近臭的问题在老周身上表现的特别明显”,王佳提到,外面的人给老周提意见,他会觉得人家很厉害,因此就会反过来质疑内部的人,为什么他能想到你们内部人想不到。

  他解释称,疲惫的原因是前一天晚上睡得太晚,“(凌晨)三点才睡,七点就起来了”。这场让周鸿祎“劳神”的安全大会邀请了不少重量级嘉宾,包括图灵奖得主Whitfield Diffie、中国工程院的几位院士以及来自以色列的多位政要。

今日相关新闻

  • 共抓获92名涉案人员
  • 明确数据使用规则和各方的权责利
  • 垃圾是对生态环境造成污染的物质;同样是基于
  • 权重股的相对坚挺
  • 鸿海新任董事长人选交由董事会决定
  • 为现代艺术设计的发展奠定了基石
  • 信托报酬率也相对较高
  • 杭州互联网法院共受理互联网金融纠纷案件达5